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请拨分机“5” > 第六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第六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照赫菲斯酒店规定,客房部员进楼层为客人服务的时候,要随身推荐手套。

    当然,这是新上任的总经理马尔斯空降之后的最新规定,因为太新,因而常常被大家忽略。作为上大夜的员工,丁冬若非是打扫房间,也不会特意把一副橡胶手套揣在口袋里。

    “正是因为你们的疏忽,导致了对自身健康的不负责。要知道你们接下来还要为其他客人服务,你们的背后还有同事,有家人,安全和健康是重中之重。”

    这是马尔斯今天在部门经理早会上的宣言,由张铎为丁冬转达,他模仿马尔斯的语气与表情可谓惟妙惟肖。

    “签字吧。”张铎指了指摆在丁冬面前的过失单,道。

    “OK。”丁冬毫不迟疑地签了字,然后把单子递还给了张铎,“对不起了,老大,害同事们都跟我一起被扣薪水。”

    作为罪魁祸首,丁冬不觉得自己有多冤枉。只是觉得城门“走水”,不该殃及池鱼,可怜了那些被她连累的同事们。

    “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部门的领导们也都有责任,”张铎也不是真的生丁冬的气,他无奈道,“怪就怪我们都太存有侥幸心理,太想当然了。不过仔细想想,戴手套这件事儿虽然麻烦,但毕竟是为了大家好。”

    话是这样说,但不用这种暴君式的极端方式,也同样可以起到作用不是吗?

    暴君。

    想到马尔斯那张人前堪比冰山般的冷脸,和他人后被蟑螂吓到恨不能一头扎进沙土堆的鸵鸟嘴脸,丁冬就觉得一阵鄙夷。

    这下又扣了150块。

    丁冬的心里涌起一百个不甘心,她冷哼了一声,暗暗发狠。

    马尔斯,你给姐姐等着!

    “不要想了,这个月表现好一点,尤其在对客服务上。”看到丁冬又是咬牙又是攥拳,张铎还以为丁冬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心有不忍地道,“告诉你一个小秘诀,如果有客人在网的点评里点名表扬你,你就有机会得奖金。”

    顿了顿,他又叮嘱:“你也上点心吧!”

    “上心,我保证以后绝对上心。”丁冬郑重其事地拍着胸脯保证。

    张铎盯着丁冬看了几秒,那神情仿佛是在研究她话里到底有几分靠谱成分。尽管丁冬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但从张铎接下来的表情来看,她做得似乎不太成功。

    “算了,”张铎挥了挥手,继而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道,“明天别忘了打扮得漂亮点。”

    “哎?明天?”丁冬正要离开,闻听这话不禁奇怪地停下了脚步。

    “怎么,你不知道明天的活动?”张铎道,“明天生日会啊!”

    生日会?

    丁冬怔了一怔,旋即想起来确实有从交接本上看到了生日会的通知。

    将本月所有过生日的员工集中在一起,吃蛋糕、玩游戏,送礼物,是每个酒店都会为员工提供的福利,丁冬好巧不巧,正是这个月过生日。

    “你不会是忘了吧?”张铎一眼看穿了丁冬,顿时火大,“刚才不是还说能长点心?”

    “长……长了,都已经发芽了。”丁冬双手呈保护状拢在所在的位置,道,“我这不是没睡醒,所以没反应过来嘛。”

    张铎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示意丁冬赶紧滚蛋。

    对于这位成功被自己逼出了狂躁症的领导,丁冬也没有多少同情的念头,她自己的心里都还窝着一股火呢!

    1414房间的餐刀丢失,扣了她320元。

    捧垃圾筒在石子没戴手套,扣了她150元。

    320+150=470,四舍五入就是500元。

    整整五百大元!再来个四舍五入就是小一千!

    “混蛋!”

    刚刚走到更衣室的丁冬因为太过愤怒而不得不停下脚步,怒火中烧啊,烧得丁冬的太阳穴都一跳一跳地疼。

    她伸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目光忽然瞄到了一个怯怯懦懦、溜着墙边儿行走的小蟑螂。

    丁冬手疾眼快,在小蟑螂溜走之际猛地扑上去,将它逮住了。

    德国小强,个头不大,但却灵活得很。丁冬把它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笑眯眯地看着它。

    几乎所有的客房服务员都会有随身携带垃圾袋的习惯,丁冬工作的时间虽短,养成习惯却快。

    蟑螂被她丢进在袋子,在里面四处乱爬,丁冬细细观察,发现它相对较圆的身子上,有一对并不突出的翅膀。

    真是巧了,这是只母蟑螂。

    丁冬笑了:“Hello,小美女,你有男朋友吗?我给你介绍一个。”

    说罢,她把塑料袋叠小,再叠小,只给蟑螂留下方寸大小的活动区域后打上结,再把多余的地方扯掉。

    蟑螂的生命力很强,不用担心会被闷死。丁冬换上制服,把这个小小的“蟑螂屋”装在口袋里,走向电梯。

    作为一员酒店员工,想知道大号BOSS的作息并不难,更何况像马尔斯这样极有规律的人。此刻的他正在健身房跑步,马尔斯有每天上午跑步半小时的习惯,而自从他这一习惯被大家所知晓之后,每每11点开始,健身房便都人满为患。当然,以女性居多。

    赫菲斯大酒店的健身房是对外营业的,采取会员制,当然,会员费绝不是一般工薪阶层能够消费得起,因而前来健身房的也多为高收入的女性。

    不得不承认,这些人中不乏长相貌美又有气质的美丽女性,她们对于马尔斯的关注也显而易见。可惜,马尔斯从来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心只在跑步上,跑完就走,绝不多停一秒。虽然如此,那些女性也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一如既往地守候在这里,与男神“偶遇”。

    马尔斯今天也在跑步,他穿着藏蓝色的V领T恤和米色长裤,头发随着奔跑而飞扬起伏。汗水顺着脸侧流下,衬托出结实修长的脖颈,和隐约从V字领里露出的结实胸肌。

    露不如透,透不如看不清。

    穿这样的衣服摆明了就是为了吸引女人们的目光,而且看他的表情,明明很享受关注,却还要做出X冷淡的样子,啧啧啧,这种心机男,绿茶X,难怪能做出各种没底线和出尔反而的事情来。

    站在健身房门口的丁冬看到被众女人倾慕注视着的马尔斯,不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行吧,是时候该姐姐出场了。

    丁冬想着,唇边绽出了一抹邪恶笑容。

    “哟,马总,您亲自跑步啊?”

    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怎么听怎么耳熟,正在挥汗如雨的马尔斯眼眸斜挑,看到了站在跑步机旁边的丁冬。

    他从牌子里“哼”了一声,边跑边道:“身为大夜员工却白天出现,我看你是为了过失单来的吧?”

    “怎么会呢,我纯粹是为了关心您老人家的健康来的,”丁冬嘿嘿地笑着,双手插在制服口袋里,道,“心脏病患者也能跑步啊?”

    马尔斯的脸色微变,他先是迅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冷着一张脸地对丁冬道:“酒店聘请你是来做员工的,不是做护工。回去工作,NOW。”

    “YesSir.”丁冬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然后重新恢复了一张笑脸,“不过我好像确实听说,还有跳水运动员有心脏病呢,可见心脏病患者也没那么脆弱……”

    马尔斯迅速地按下了跑步机的“STOP”键,然后走下跑步机,一把拎起丁冬的衣领,将她拎出了健身房。

    “当心当心,当心啊马总,被我碰到犯心脏病不好,”丁冬挣扎着,嘴也没闲着,“这可是公众场合。”

    “公众场合”这四个字,丁冬特别加重了语气。马尔斯显然接收到了她发送的暗示,当即松开了手。

    丁冬整理了一下制服,又捏了捏口袋,而马尔斯则站在对面,居高临下地瞪着丁冬:“挑战我的耐性,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假装用蟑螂骗我的事?《员工守则》是怎么规定的?‘欺瞒上层领导可视情节轻重而签过失单,严重者可被开除’,Doyourememberit?”

    “记得,记得记得。”丁冬连连点头。

    此时,他们就站在健身房的门口,马尔斯的迷妹们已经开始纷纷探头朝着这边看过来。这个穿着酒店制服、个子高挑的小服务员长相充其量也不过算是周正,但也绝不足以够成对她们的威胁。不过,被男神用拎猫一样的姿势拎出健身房,就相当的可疑了。

    丁冬也察觉到了来自女同胞们投来的疑惑目光,她知道眼下她必须速战速决。毕竟这位马总是被大家锁定的大众情人,妇女之友,她可不敢借用太久。

    于是丁冬清了清嗓子,凑近了马尔斯,道:“那什么,我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欠你的东西,想还给你。”

    当丁冬骤然间凑近自己的时候,马尔斯已经凭直觉嗅到了危险的成分。然而丁冬毕竟是有备而来,还不待马尔斯反应过来,便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丢向马尔斯。

    “已经还你了哦,别说我骗你。”丁冬道。。

    马尔斯眼见一个黑色的物体飞向自己,却来不及躲闪,待到它稳稳在衣领上着陆,才看清它的真容。

    是蟑螂!

    马尔斯暴发出一声大喝,迅速举手拂向肩头,紧接着,整个人惊恐地后退数步。

    蟑螂翻滚在地,如获大赦般一溜烟地跑了。

    马尔斯气喘吁吁,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大约过了几秒钟,他才回过神来去找罪魁祸首算账。然而丁冬是何等精明?早在把蟑螂扔出去的刹那,便转身走了,留给马尔斯的,只是一个潇洒的背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