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三章第一次约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琪见王晶适逢其时的跑来递了梯子给她下,忙感激了看了她一眼,顺势对莫闻澜点了下头,赶紧转身去教室装模作样的收拾自己的东西,莫闻澜那双大眼睛好像带了X光似的,着实让人招架不住,果然对学心理学的人,就应该敬而远之,实在太可怕了。

    “那就谢谢王老师了,改天请你吃饭。”莫闻澜脸上的笑永远都像超市低价甩卖的特价商品,买一赠一还附送一个打包袋,看谁都是满眼的笑意,妥妥一枚行走的荷尔蒙放射器,持帅行凶,压根不避讳会搅乱一池春水。

    王晶耸了耸肩,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不用了,我是为了司老师。”

    莫闻澜脸上的笑更灿烂了,笑眯眯的说:“司老师请客是司老师的心意,我请客是代表我的心意。”顿了顿,他又掩耳盗铃的添了一句:“再说王老师也是中二班的老师,作为学生家人感谢一下老师,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王晶打了个哈哈,不肯再理他了。

    等莫闻澜牵着元元和小俊先走了,司琪才一改慢吞吞的动作胡乱把东西往包里一塞,长长呼了口气,一脸的心有余悸。

    王晶抖了抖肩,好像要把全身的鸡皮疙瘩全抖下来,忍不住吐槽说:“司老师,元元的舅舅可真是个人间极品,虽然长的还挺帅,可惜简直就像是一只花孔雀,可又没有孔雀的矜持和骄傲,活脱脱就像我们深山老林里的花野鸡,拖着尾巴四处现宝,迟早被人一口吃了。”

    司琪被她犀利的吐槽震慑了,好一会儿,才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冲她竖起个大拇指。

    “他给你介绍的男朋友不会跟他是同款吧?”王晶眨眨眼睛,忍不住八卦。

    司琪高深莫测的晃了晃手指,“错,跟他恰好相反,美人如花隔云端,只可远观。”

    “哇噻,不是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王晶挠挠头,“花孔雀也能跟白天鹅交朋友么?”

    这两种动物十分深刻形象立体的概括了莫闻澜和时靖的属性,一时让司琪忍不住扶墙大笑,心说把白天鹅换成黑天鹅就更圆满了。

    隔壁中三班的谢敏听着笑声满脸花痴的捂着脸扑过来:“司老师、司老师,你跟莫先生说话不会被电晕么?”

    “电晕?”司琪依旧笑不可抑,勉强直起身体,理了理衣领,随口问:“什么电晕?”

    谢敏夸张的捧着下巴,满脸的花痴像:“难道你看见像他这样的帅哥,不会有一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么,哎呀,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嘛,你不知道,他每次看我的时候,我的心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压根不敢跟他对视,更不敢跟他说话。”

    司琪心下一滞,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对着陌生人发花痴的感觉了,不过她脸上的笑容却更灿烂,笑嘻嘻的问:“你觉得他长的帅?”

    “对啊!”谢敏忙不迭的点头:“元元的这位舅舅长的实在太帅了,你看他那双卡姿兰大眼睛,就像藏着一座超能核电站,放出来的电都是最高压的,最最最关键的是他竟然还有酒窝,对人笑的时候,简直不要太有杀伤力,我被他看一眼,就会全血发热,脑袋发晕,思维短路。”

    司琪推开她凑上来的脑袋,哭笑不得的说:“我看你不是发晕,是发烧,建议你去看医生,对面诊所的王医生还能给你打折。”

    谢敏一脸的不可思议:“司老师,难道你看见帅哥,都不会发花痴吗?不过也是,你长的这么漂亮,要花痴也是那些帅哥对你发花痴。”

    司琪提着包的手不由的紧了紧,她微微眯眼笑了下,摇头:“花痴是你们年轻人的特权,我已经老了。”

    “老什么老。”谢敏大叫起来,“拜托,你才26岁好伐,正是风华绝代的大好时光,走出去,绝对是咱们这条街最靓的仔,可惜咱们小区没举办个什么区花评选,否则你肯定全票当选。”

    王晶见她没完没了的发花痴,忙把她拖走,顺势对司琪抱了抱拳头:“加油,司老师,只要功夫用的深,铁杵也能磨成锈花针,只要飞的勤,白天鹅迟早也会变成你盘子里的菜。”

    司琪摇摇头冲她抿嘴一乐,提着包走了。

    莫闻澜开着一辆商务车,停在最远处的角落,他斜靠在车前,等司琪走近,风度翩翩的替她拉开车门,眼中跳跃着戏谑的笑意。

    果然,黑西服、黑衬衫、黑皮鞋裹身的时靖犹如暗黑使者,身姿端正的坐在第二排,整个人紧挨着车门方向,浑身上下都透着种只可意会的戒备,眼睛直直盯着前面的车座,好像在研究什么世界奇迹似的,而且他真的很消瘦,脸颊凸起,眼窝深陷,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透着种营养不良的羸弱,像极了战争中三餐不继的难民。

    车里开着空调,但他的额头还微有汗渍,骨节分明的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跳动,指尖被捏的发白,好像在极力忍耐着什么,看起来脸色很紧张。

    司琪的目光微转,落在后座。

    两个小家伙挤在最后面,正一人拿着一个变形金刚,你一言我一语的唧唧碴碴,司小俊不时抬头看着前座的这位怪人,他刚上车就认出了这位未来的爸爸,虽然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时靖虽然极力抑制,但散发出来的气场仍然很诡异,寻常人都不太敢接近他,更遑论是五六岁的小孩子。

    但好奇同样是孩子的天性,未来爸爸虽然看起来有些可怕,不敢让人轻易亲近,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看他,右一眼左一眼,自以为看得偷偷摸摸,心里还有些小兴奋。

    其实这些打量落在时靖眼里,跟明火执仗的直接瞪着没分别,就像把他放在万众瞩目的油锅上烤,孩子的目光没有任何审视和侵略性,所以他一直刻意的忽视那道目光,将心里的不适和被人注视的焦虑排斥死死压制住,并不想在两个孩子面前表现出自己诡异莫测的一面。

    直到自家妈咪出现,司小俊才专注的把玩手里的新玩具,暂时放过了这位未来爸爸,微红着小脸向妈咪展示手中的新玩具。

    司琪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坐上车,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也尽量靠着车门坐着,并不主动打扰身边这位如坐针毡的时靖。

    一个社交恐惧症的重症患者,独居多年,如今却要坐在一群陌生人中间,想想就替他觉得难受,司琪十分急人之所急的尽量把自己透明化,恨不得原地隐形。

    莫闻澜绕到驾驶座上后,才扭头看看时靖,再看看司琪,挑眉问:“先去吃饭?两位有想去的地方么?”顿了顿,他摸着下巴又笑加了一句:“如果我没说错,这可是两位的第一次约会,可惜,多了我们几个电灯泡,还请不要介意。”

    司琪有点尴尬,掠过了最后一句调侃,不以为意的哈哈一笑:“我都可以。”

    她眼角瞟见时靖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握的更紧,手背上青筋暴凸,脸颊上的咬肌也微微鼓起,像是不太喜欢这个提议,可又不好拒接,社交恐惧症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自觉的恐惧在人多的地方出现,对任何人的视线都会心生畏惧和排斥,更何况他似乎更习惯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

    七月盛夏,外面的温度至少也有35度,他竟然还穿着西服衬衫,恨不得把自己裹的密不透风。

    对此,司琪颇有些同情他,不知道他身上会不会长痱子。

    “舅舅,我要去游乐园。”朱元元大声嚷道。

    果然,莫闻澜听了立刻拒绝:“不行,下次再带你去。”

    “不要,我就要今天去,就要今天去,妈妈答应我了,说让你带我去游乐园的,大人要是说假话,下辈子会变成丑八怪的。”朱元元见自家舅舅脸色不善,忙推了推身边的司小俊,赶紧拉帮手:“小俊,你也是想去的,是不是,是不是?”

    司小俊乖乖坐在后座,抱着怀里的变形金刚不说话,但脸上明显也有一丝向往,大概小孩子都喜欢去游乐园这种地方。

    热闹,快乐,充满朝气,孩子们的天堂。

    莫闻澜眉头微拧,看着坐姿板正、面无表情的时靖,脸上犹豫不决,对于一个社交恐惧症重度患者,纵然患者本人有强大的抵抗力和意志力,可游乐园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放眼望去全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就算是有药物缓解,但对患者来说还是太过于冒险了。

    “去吧...我...”脸色苍白的时靖好像突然解锁了木头人的封印,蓦地转过了头,目光毫无征兆的看向司琪,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直面一个女人的眼睛,他已经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

    可目光相遇的刹那间,胸口依旧好像蓦地被人重击了一下,整个胸腔都紧紧缩成了一团,难以言喻的压抑和痛苦随之而起,几乎立刻就想让他把自己缩起来,然而在他强大的意志力下,所有的翻江倒海都被牢牢锁在胸口,表面看上去依旧只是脸色苍白的有些不正常罢了。

    “我们可以去野炊...”司琪忙把没说完的话赶紧顿住,诧异的跟时靖对视。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顿住,四目相对间,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波澜不惊下掩盖的躲闪和窘迫。

    这是司琪第一次看清时靖的长相,果然形销骨立,脸颊嶙峋,只是她发现时靖的眼睛很特别,虽然比不上莫闻澜的卡姿兰大眼睛,但他的眼睛很幽深,就像他们初见的那一晚,影影绰绰的什么都看不清,像一个经过亿万年精心打磨过的深渊,在那幽深晦暗里,似乎隐藏着无边的秘密,神秘莫测。

    他的声音很低沉,暗哑,声音像是生锈了,有种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的感觉,但声音依旧很好听,大概是天生有一幅好嗓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