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四章最佳合作伙伴

第四章最佳合作伙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短短的一瞬凝视,他的眼神就起了一丝轻微的波澜,瞳孔不自在的转动,眸光忽闪忽闪,好像本能的要躲开外界的注视,但很快这种本能就被强行压制住,欲稳不稳的迎上她的打量,就像一片在风中不停飘荡的落叶。

    司琪心头猛跳,顿觉自己的莽撞,忙转开目光,下意识的捋了捋头发,转身看着元元,柔声说:“我们昨天刚阅读了《盛夏》那篇文章,夏季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山林,今天温度太高,去游乐园会很热,不如我们就像文章里写的那样去郊外野炊,凤台山上绿树成荫,我们还能采集树叶做标本,游乐园咱们下次再去,好吗?”

    在朱元元的世界里,舅舅远远比不上这位老师,见司琪开了口,立即改变了主意:“那我要去凤台山采集标本,我们去野炊,我要去找小兔子,还要去找蚂蚁的家。”

    “妈咪,野炊是不是要带零食,这样找到蚂蚁窝,它们就不用到处找食物了。”司小俊的脸上也是眼含期待,满面笑容,软软糯糯的开口问。

    形势陡转,两个小家伙的注意力顷刻被转移,两人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野炊。

    司琪微笑着看向莫闻澜,询问似的说:“不如吃饭就算了,现在去哪儿都人多,我们打包一些食物,去郊外吃,那边地广人少,温度宜人,两个孩子也能随着性子玩儿,路程不远,来回都很方便。”

    莫闻澜微微有些怔愣,他看着满脸笑容,但眼神清亮的司琪,再看看同样怔住神色莫明的时靖,心里陡然明亮起来,这才明白自家眼高于顶的老姐为何会极力向他推荐一个带着私生子的幼儿园普通老师。

    她果然是一个很会为别人考虑的人,确实很适合习惯被动“挨打”的时靖。

    莫闻澜双眼带笑的掠过时靖那张看似平静,却高度紧张的脸,慢悠悠的点了点头:“女士优先,今天由女士说了算。”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时靖,兀自回头去开车。

    司琪暗暗松了口气,正襟危坐的靠着车座,将目光转向车外,外面艳阳高照,微风浮动,大街上依旧车辆川流不息,人群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有人在放声大笑,有人微笑生花,有人面色淡淡,也有人眼含悲伤,世间百态,形色各异,他们在阳光下肆意抒发着内心的情感,张扬而从容。

    这样光怪陆离的世界,让她渴望却又畏惧,然后又不得不想尽办法融入其中,因为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她如此,恐怕时靖亦是如此,否则他这么优秀的人,又何必向现实低头,委屈自己跟一个陌生人扮演所谓的情侣瞒天过海。

    也许,这就是生活。

    鉴于两个孩子的一致要求,莫闻澜下车去打包披萨饮料,随后又去超市采购水果和零食,司琪起身坐到后座,陪两个孩子念昨天阅读的文章,勉强把人留在后座,以免天真无邪的他们去骚扰时靖。

    而时靖则面无表情的坐在座位上,身形依旧板正,很安静,果然就是很安静,目视前方的坐着,一言不发,连呼吸都轻浅的好像不存在,显的疏离而遥远,哪怕他们同坐在一辆车里,好像中间也隔着一条银河,分属两个世界。

    大概有社交恐惧症的人都是这样罢,司琪的目光掠过他的后海勺,然而也仅仅只是一掠而过。

    凤台山是津城最高的山,也是津城最为有名的风景区,距离市区两个小时的车程,绵延数十公里,如今虽是盛夏之际,但郊外的天空仿佛格外湛蓝透亮,风吹云动,少了耀眼和炫丽,多了几分悠悠缓缓的平和淡然,山林里寂静而幽深,大片大片的枫树铺满了山头,触目之处皆是盈盈青绿。

    再有几个月,这盈盈青绿就会变成满山血红。

    莫闻澜早就领着两个孩子率先爬上了山头,满山林间都能听见他们欢快的叫声和肆意的大笑。

    那肆无忌惮、张扬快活的笑声穿透了林间,直冲九霄,惊起了阵阵飞鸟,整个寂静的山林都在瞬间鲜活起来。

    司琪跟时靖沉默的沿着林间小道慢悠悠的往前走,两人各自挨着小道的边缘,中间足足还能再站两个人。

    时靖的身高是一米八三,但真的相当消瘦,还好肩宽,否则那身西装就犹如挂在两根行走的竹竿上,他从下车就敛默不言,目光微垂,始终停留在三米左右的地面上,有时莫闻澜主动跟他搭话,他也是简短的应一声,或是直接摇头或是点头,话是能省则省,表情始终如一。

    莫闻澜大概是想给他们制造机会,停好车就径直领着两个孩子先走一步,留下独处时机,希望他们能好好的交流交流,可惜他们走了大半个小时,仍旧半个字都没有开过口。

    “那个...你今天是有事...?”终是司琪难耐这种无言却压抑的沉默,率先开了口,脸上笑意澹澹,却始终没有看身边人。

    “我的母亲下周末来津城。”当了半天锯嘴葫芦的时靖竟开口说话了,只是他甫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在平静的湖面上砸下一块巨石。

    司琪一怔,但迅速领会到这句话里的意思,诧异的侧过头:“你已经跟家人提起过我了?”

    时靖又走了两步,然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眼神飘乎了好一会儿,终于才直直迎上她的目光:“见面的第二天我就已经跟家人提过了。”

    他说的是那次夜半时分的相亲。

    司琪莫名的有点想笑,那次相亲总供耗时三分五十六秒,他全程就说了一句话,连彼此的脸都没有看清楚,万万没想到他第二天就已经跟家人报备了。

    这速度......

    他到底是有多想摆脱单身...

    看样子跟她一样,也是被逼到绝境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愿意,其它都可以无所谓...

    难怪莫闻清说时靖会是她的最佳合作伙伴,果然靠谱。

    “我没问题,你想让我怎么配合你?”司琪沉吟片刻问:“是约在外面吃饭,还是约在谁家吃饭?”

    时靖看着她有些犹豫,眸光又开始忽闪忽闪,飘忽不定,脸色也显的愈发苍白,隐隐开始看见皮肤下的脉络。

    在这个快速发展、复杂多变的社会里摸爬滚打,许多人都会有些或多或少的心理疾病,焦虑症、抑郁症、社恐症诸一不论,就算是她自己,都有一颗极其不正常的心。

    比起踏入完全陌生的环境,自家熟悉的环境应该更有安全感一些。

    于是司琪又体贴的试着开口:“我如今带着小俊住在幼儿园附近的小区,一室一厅的房子,恐怕不太适合招待你的妈妈,不知道你那边是否方便?”

    时靖不停捻着裤子的手顿住了,眸光也不再飘乎了,他静静看着司琪,良久后,才低声说:“我住在东郊临山小区。”

    啧,那里可是别墅区。

    整个小区依山而建,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风景秀丽,远离尘嚣,是津城有名的富人区。

    不过贵为业界新秀的科技公司总裁,每次开发出来的新软件都能迅速抢占市场,受无数公司的追捧,能居住在富人区倒也不足为怪,她只是奇怪平凡如自己,还带着一个私生子,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入了他的眼。

    这么优秀出众的男人,就算是有社交恐惧症,光凭他的身家也足够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了。

    难道,他真的不近女色?那男色呢?

    司琪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忙打住了将要无限发散的猥琐思维。

    时靖沉默的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很平静,但司琪莫名的却从中看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和焦燥,这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对不确定事物的怀疑和戒备,对所有人和物都怀着过度的警惕。

    她太过熟悉这种感觉,也更容易感同身受,于是嘴比脑子跑的快:“没问题,你回头把地址发给我,周末我会直接过去。”顿了顿,她又加了一句:“那个地方距离市内比较远,周末到处都是人,出去吃饭太麻烦,不如我买些菜过去,就在你家做饭吃,不过我只会做一些家常小菜,就怕你妈妈吃不惯。”

    时靖始终幽深的眸光蓦地闪了一下,他转身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我们家的人都不挑食。”

    看样子是同意了。

    司琪看着他的笔直端正的背影,惴惴不安的心立刻平稳,想了想,追上去跟时靖并肩而行,意有所指的说:“其实我这人很简单,而且我们本身就是合作关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直接告诉我就行,我会尽力配合你,如果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也可以直接指出来,我会尽量去改。”

    时靖盯着前面的山林,微微点了下头。

    司琪笑了,默默走在他身侧,也不再开口。

    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夏天,但后来两人回忆起这一天时,都觉得这天的阳光特别明媚。

    明明他们也没说什么话,但这一天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都像刻入骨髓般让他们彼此铭记于心。

    有时候,司琪也忍不住感慨,大概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怪,每一个转角都会有不一样的未知在静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