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五章儿子有了个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年前,她孤身带着儿子司小俊来到津城,为了照顾好儿子,她在弘文幼儿园从生活老师开始做起,三年前才开始做班主任,。

    她大学刚毕业,就未婚带回个儿子,这在农村老家很是掀起了一阵风浪,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占据着山城小镇里的话题榜第一位。

    没办法,她从小都是父母的骄傲,别人口中的神童,沿路跳级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屡次在比赛中获奖,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她最后也是一出伤仲永,虽然未婚生子在如今也不算惊世骇俗,可在向来听话优秀的她身上出现,还是让父母难以接受。

    如今光阴流转,父母也从最初的生气失望、愤怒羞恼,到现在的牵肠挂肚、殷勤期盼,可惜已经把人生弄的一塌糊涂的她是不适合再谈梦想了,那些荣耀、奖杯、万人瞩目的仰望如今已变成如影随形的枷锁,时时刻刻都在嘲讽着她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去,网络上偶尔还会有人翻出她当年的帖子,那些数以万计的指责、谩骂、嘲笑让她再无不愿回想曾经。

    行至低谷,污点缠身,再难攀上高峰。

    无奈之下,父母只得转而希望她能走进婚姻,找个合适的人嫁了,给出身不明的私生子找个爸爸,把那段不堪的过去翻个页,最好能再生个孩子,凑成儿女双全,重新走回父母们最常为孩子规划出来的那条人生大道上。

    结婚、生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似乎是所有父母对孩子的期盼,好像只有婚姻才是最安稳的港湾,是所有人最好的归宿,一旦你不想选择这个归宿,就会有无数人、无数双手,用无数个理由拼命把你往这个归宿上推,在他们眼中婚姻就象征着幸福、安稳和圆满。

    因为结了婚,就会有人陪伴,在他们的眼中,你就不是孤身一人,生了孩子才不会老所无依,他们才能放心的老去。

    多么可怜又可笑的想法。

    这个世上最恐惧的事,就是你不知道躺在自己身边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纵然她心里有万般抗拒,诸般不愿,依旧无法漠视年迈的父母那双流露着期盼、希冀的眼睛,无论她看起来多么幸福、快乐,可是没有婚姻,一个带着私生子的未婚妈妈,她在父母眼中依旧过的凄惨,如果他们将来会死不冥目,她就是罪魁祸首。

    她只得频繁的去相亲,却始终无果。

    上个月,朱元元的妈妈莫闻清向她提到了时靖,她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莫闻清介绍的人,至少人品有保证。

    对方有社交恐惧症、不善言辞、不近女色等等诡异的毛病,虽然不太道德,但她真的打心眼里高兴,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世界,至少合作起来不会有太多麻烦,也不用费尽心思去维持两人的关系,有个对象跟单身没什么区别。

    而且彼此都有需要应付的家人,两个人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不必有心理负担。

    没有比时靖更加完美的对象了,所以这个人她一定要想办法保持长久的合作,免得错过这个村就不再有这个店儿。

    两人沿着山道漫步而行,谁也没有说话,虽沉默,却不尴尬,大概是步行太久,时靖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不过他额头的汗渍反而消失了,看起来除了瘦,倒更像个正常的人类了。

    身边走着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司琪也不必花心思去想什么话题,不用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有什么不妥,更不需要为此焦虑,反而让她心下一松,步履都轻快许多,偶尔弯腰拾一些形状奇怪的树叶,细细用纸巾擦干净,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时靖也会放慢脚步,安静的等着她。

    两人走到山顶的时候,莫闻澜已经铺好了地毯,将所有吃食全都堆在地上,朱元元躺在地毯上打滚,司小俊忙着把她滚到地上的水果捡起来,莫闻澜则优哉游哉的靠在树上打游戏。

    “妈咪。”司小俊眼前一亮,立刻放下手里的苹果,飞奔着扑过来,牢牢搂着司琪的脖子,再也不肯撒手。

    司琪将儿子搂进怀里,用力亲了一下,笑问:“玩的开不开心?”

    小俊通红着小脸,亮晶晶的眼晴里神采飞扬,十分矜持的点了点头,将脑袋埋在司琪的肩送,隔着不远的距离打量着时靖。

    半晌,他突地软着声音问:“叔叔,你以后就是我爸爸了吗?”

    司琪被自家儿子的坦率惊到了,脚下一个踉跄,踢到了突出来的石块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朝前扑,眼看就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幸好旁边及时伸出了一双手,轻轻扶住了她的腰,等她甫一站稳,那双手就好像被火舌舔到般,迅速收了回去,甚至整个人都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谢谢...”司琪尴尬的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匆忙道谢后赶紧把小俊放在地上,还好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没有让小俊惊吓到,他反而抱住司琪的大腿,仰头笑着安慰:“妈咪,我没有事,你有没有被吓到?”

    司琪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这才侧头看着身边人。

    时靖低垂着头,怔怔看着司小俊,垂在两侧的人又开始下意识捻着裤子,后者也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跟他对视,片刻后,他又问:“你以后就是我爸爸吗?”

    时靖终于慢慢伸出手,好像想要摸摸他的耳朵,但最终他的手还在停在了半空中,并没有真的摸上去,整个人都有些僵硬,半晌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忙缩回手,只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过于苍白的脸上隐隐浮出一层红。

    司小俊小脸蓦地发红,飞快的将脸埋进妈咪的腿上。

    那一瞬间,司琪其实有些感动,看着时靖的眼神便也流露出一丝感激。

    大概是过早的体会到了人情冷暖,司小俊异常早熟,有些时候他甚至比她这个当妈的更像大人,说是抚养他长大,其实是她在小俊的陪伴下快速成长。

    每个孩子都需要一个父亲,这个角色在每个人的人生中是最不可或缺的存在,虽然他不说,但她心里明白,司小俊一直渴望着一个有爸爸。

    “谢谢。”司琪尴尬的道谢,耳朵微微发红,眼珠转了一圈,见两大一小三张红脸,不由轻咳了两声,不自在的牵着儿子往前走,朱元元见状也扑了过来,牵着司琪的另一只手,一蹦一跳的拖着两人往前跑,嘻嘻哈哈的展示自己拾来的树叶和野花。

    时靖看着三人上窜下跳的身影,下意识仰头望着明媚湛蓝的天空,艳阳虽炽,竟也不刺眼,照在身上反而有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微风很轻,心里好似有个角落轻微的动了一下,被紧紧关在某个地方的黑暗、阴郁、痛苦和茫然蓦地平静下来,不再像以往那般时刻都要出来刷一下存在感,让他在黑暗的泥潭里愈陷愈深。

    也许,莫闻澜说的是对的。

    饭后,司琪被两个小不点拖着满山头找蚂蚁窝,时靖靠在树干上,低头沉默不语,不时抬头看看不远处几人忙碌的身影,神色倒还显的颇为稳定。

    “怎么样,没有想像中那么恐怖吧?”莫闻澜在百忙之中,施舍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撇撇嘴说:“辛苦大爷我花了三天的功夫才把你拖出来,如今大功告成,答应我的薪水必须得翻倍,想我大名鼎鼎的T大学神,竟然沦落到成为强买强卖的红娘,这要是传出来,多影响我英明神武的形像。”

    时靖眼神平静的低头盯着他不停按来按去的手指,默了默,才说:“给你五倍。”

    “啥?”莫闻澜一愣,手上就停了下来,结果就这眨眼间,游戏里竟被人轰了个粉身碎骨,让他捶胸顿足了半天,“五倍?这么大方?”

    时靖嘴角带出丝微不可见的笑:“嫌多?那我帮你捐出去。”

    “别,喜欢做善事尽管拿你自己的钱去做,别再打我的主意,我当红娘的小费说什么我也得留着,这可是我的终生荣誉,必须得自己留着。”莫闻澜大叫着捂住自己的钱包,叫完以后,又搔了搔下巴,抬头半眯起眼睛,意味深长的上下打量时靖,半响后,才笑眯眯的拖长了声音问:“看来你跟司老师沟通良好,进展不错?”

    时靖抿了抿唇,不吭声,看样子是默认了。

    莫闻澜耸耸肩,不甚在意的说:“看,听我的没错吧,司老师可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合作对象,绝对符合你的要求,从刚才我就看出来了,她不仅长的漂亮,多才多艺的,而且是一个很能为别人考虑的人,再说她也是被家里催的无路可逃,你们半斤八两,天生一对,绝对是最佳的合作对象。”

    时靖默默将视线投向不远处,三个身影蹲在一起,团团围着一个小土堆,朱元元欢快的声音遥遥传来,那么鲜活快乐,多少年前,他也曾有过这样流光快意的生活,可惜那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莫闻澜收回了打量他的目光,再度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里,手指翻飞了好半天,最后一关的大魔头依旧不可摧毁的巍然不动,睥睨众生的俯视着他,好像在嘲笑他的通关失败是自不量力,颇让人不爽,于是忍不住抱怨:“这个游戏我始终无法通关,肯定还是有问题,回头再跟开发部的人研究一下,我都无法通关,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通关了。”

    听着他这大言不惭的吐槽,时靖蓦地弯腰从他手里拿过手机,重新开了一局,双手犹如弹钢琴般灵活的拨起跳跃,三分钟后,某人始终无法干掉的大魔头被他轰了个底朝天,无数千金寻求的装备纷纷从天而降,游戏里传出了大魔头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以及恭喜游戏通关的欢呼声。

    莫闻澜:“......”

    这不科学!

    时靖将手机扔给他,面无表情的睨了他一眼,淡淡道:“研发部不背锅。”

    莫闻澜:“......”

    他第一次发现某人竟然还有毒舌的功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