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六章时家父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末。

    司琪婉言谢绝了时靖要开车过来接她的艰难客套,径直带着儿子打车去了临山别墅,本来她是打算去超市买些家常菜带过去,不过时靖短信中提到已经叫了超市送过去,她便只买了一些水果营养品带上。

    第一次见对方父母,她不想失了任何礼数,哪怕彼此都只是作戏,应对好双方父母却是他们最终目地,她得让自己看上去符合别人对未来儿媳妇的期望,这是合伙人最基本的职业素养,还好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湛蓝色的天空掩映着远山,层层叠叠的绿色山林清爽而幽静,宽阔的山道纵横上下,零落的华丽别墅被掩藏在茂密的林间,若有若现。

    “啧,津城寸土寸金,郊区的房价都涨到了三万多,这里的别墅每平方恐怕均价都一二十万了。”司机是个十分健谈的大叔,满脸羡慕的看着周边七零八落的独幢别墅,“要是我的儿子能在这里买上一幢别墅,让我享几天清福,那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诶,可惜我一辈子都没有住别墅的命,只能指望指望儿子了。”

    司琪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自说自话,只好搭话:“您儿子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大叔又叹了口气,说:“他在物流公司开铲车,不过最近升了职,不用亲自开车,只需要盯着别人就行了。”

    司琪本想问下工资待遇,转念又觉得这是别人的隐私,直白的问出来并不好,便一时住了口。

    不过司机大叔根本不需要她问,就已经自己说了出来:“以前也就五六千的工资,升职后倒还涨了点,加上七七八八的奖金补贴,一个月差不多也有一万多了。”

    月薪一万多。

    父母却殷勤期盼着能在这每平方均价二十多万的地方买上一幢别墅。

    司琪缄默了下来,不再搭话。

    可惜大叔真的是位自来熟,不停从后视镜打量她,片刻后,又问:“小姐,你是有朋友住在这里?”

    司琪下意识捋了捋头发,笑着摇头:“我只是过来办点事。”

    她今天穿的很普通,全身上下虽然妥帖稳重,但没有一件品牌膀身,实在不像有朋友能住临山别墅的样子,大叔便不再打量她,依旧笑呵呵的说:“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都是些大人物,像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也只有仰望羡慕的份了,可惜我那儿子不争气,好不容易供他上了大学,堂堂一个大学生也只能在物流公司混日子,生儿子有什么用,还不如生个闺女,好歹还能指望着嫁个有钱人。”

    司琪礼貌性的笑了笑,侧头去给司小俊整理衣服。

    今日的司小俊显的特别乖巧,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小狗安安静静的坐着不动。

    “这是你儿子?”大叔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无聊,无视客人并不想聊天的意愿,依旧没话找话的继续瞎侃:“长的真漂亮,有五六岁吧,这个年纪的孩子个个皮的跟猴子似的,难得像他这么乖的。”

    出租车左转右转,在司机大叔的喋喋不休下终于到了目的地。

    在临山别墅区最靠近山林的角落里,一幢黑顶黑墙的欧式小别墅伫立在一排巨大的法国梧桐后面,四周都是高大耸立的大树,密密麻麻的枝叶几乎把别墅困在其中,远远看去只能隐约看见一个轮廓,别墅前的院子里种满一人高的花草树木,只留下一条孤零零的小道,直达别墅大门口。

    司琪右手牵着儿子,左手提着礼物,上前敲门。

    应门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虽然满头白发,但身形挺拔,神色很平和,显的十分和蔼可亲,平和的目光从老花镜上透出来,显的睿智而温暖,看到她和手里牵着的孩子,面露笑意:“是小司吧?”

    这位老人的五官跟时靖的极其相似,应该是时靖的父亲,名叫时均翰,以前是一位很有名的建筑设计师,后来激流勇退,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候选择了退休。

    时靖只说他母亲会来,并没有提到他的爸爸也来了,这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因为礼物只买了合适中年女士用的保养品。

    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弯了弯腰:“时叔叔好,我是司琪。”

    小俊也有礼貌的鞠躬,脆生生的问好:“时爷爷好,我是小俊。”

    时均翰早就见过司琪的照片,对这位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女老师印象很好,如今见过真人,心里越发喜欢,忙侧身请她进来,笑说:“周末路上很堵吧?”

    司琪忙摇头,笑说:“还好。”

    三人转过玄关,进了客厅。

    这幢别墅的外观虽然是欧式小别墅,可内部装修却采用的是黑色系现代中式装修风格,简单扼要,大气明了。

    吊顶采用了简单舒朗的几何造型,浓郁的黑色显的极为厚重沉郁,黑色到顶的巨大书柜,里面塞满了书籍,黑色的沙发和黑色的木质桌面,电视的背景墙是一张巨大的城市俯览照,密集的楼层,交错不止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行车河,微小如蝼蚁的人群,显的沉郁而静谧。

    巨大的落地窗被一幅寒江垂钓图严密的掩住,四周的窗帘遮蔽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屋顶中间那暗色系的灯光是唯一的光线来源。

    大概是觉得这里的环境太过诡异,时均翰忙将打开了所有的灯光,诺大的客厅顷刻间被照的透亮。

    “老时,是司琪来了吗?”孟诗云匆匆从厨房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棵西兰花,看见来人,赶紧忙菜放在一边的柜子上,两三步迎上来,满脸慈笑的看着司琪,上前,一把将司琪的手握住,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着,嘴里不禁连说道:“真好,真好,长的真漂亮,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孟诗云很有些激动,眼中隐隐泛着泪光,这让司琪很是尴尬,忙开口:“阿姨好。”

    “行了,别吓到孩子。”时均翰走过来,将司琪依旧提在手里的东西接过去放在一边,伸手摸摸司小俊的脑袋,对这个看着就很乖巧的孩子十分喜欢。

    司小俊很有眼色的仰起头:“奶奶好。”

    “好,好,好...”孟诗云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小俊,笑咪咪的说:“奶奶是第一次见你,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个红包送给你,算是奶奶的一点心意,你喜欢什么,让妈妈买给你,好不好?”

    司小俊背起小手,仰头去看妈咪。

    司琪冲他点了点头。

    司小俊这才扭扭捏捏的接过红包,红着小脸:“谢谢奶奶。”

    孟诗云拉着司琪坐在沙发上,握着她的手不放,随后又将司小俊搂在怀里坐着,笑眯眯的逗孩子说话。

    时均翰亲自泡了茶放在桌几上,他摘下眼镜,放在一本翻开的书上,笑着介绍:“我是时靖的爸爸,以前是做建筑设计的,时靖的妈妈以前是高中老师,现在我们都赋闲在家,听说你跟时靖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所以这才赶来津城,希望你不会觉得我们太过急切和莽撞。”

    司琪尽量掩盖自己的拘谨和紧张,从容的笑说:“叔叔客气了,我跟时靖的年纪都不小了,父母着急是很正常的,我很理解,本来我们就已经在商量着见一见双方的父母,只是暑假我要带几个兴趣班,时靖不想耽误我的工作,这才拖到现在,还劳烦叔叔阿姨大老远的跑来津城。”

    孟诗云一听,嘴笑的都快合不拢了,连连点头:“好,好,太好了,还是你这孩子懂事,不像时靖那个臭小子。”说到这儿,她一顿,转头问:“时靖呢?他女朋友来了,他躲哪里去了?”

    时均翰抬头看了眼楼上:“他说有个游戏软件需要修正一下代码。”

    “那也不急在一时,我去把他叫下来,这像什么话。”孟诗云一边斥责,一边小心翼翼去看司琪,似乎怕她因为这个会生气。

    司琪见她正要起身,忙拉住她,“阿姨,他在忙正事,不要打扰他了,我看您正在做饭,要不我帮您做饭,等吃饭的时候再叫他吧!”说着,赶紧先一步站起了身。

    孟诗云当然不肯让她头一次来就下厨房,二人好一番推脱,司琪最终还是成功挤进了厨房,美名曰要给孟诗云当副手,顺便学习学习厨艺,其实她只捞着机会摘摘菜叶子,递递酱油醋什么的,留下司小俊坐在客厅里陪时均翰聊天。

    孟诗云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给人一种春雨细无声的妥帖感,司琪最初还有些紧张,一举一动都有种慌乱感,总觉得自己的演技不足以撑住这场考验,但炒过两个菜以后,那种惴惴不安的焦虑就被她弹压下去了,她慢慢恢复了学习多年的活泼开朗样,一问一答间逗的孟诗云大笑不断。

    两个人颇有种相谈甚欢的感觉,只是司琪觉得孟诗云的态度有些奇怪。

    她见未来婆婆的经验很少,但如今网络发达,各种消息在网上一搜遍眼都是,网络上时常会有女孩记录见自家婆婆的经历和见闻,她前几天还无聊翻来细细看过,未来媳妇头次上门,被婆婆奉为上宾的例子不少。

    第七章黑色系的忠实粉丝

    但被婆婆刁难的也比比皆是,尤其是自家儿子出类拔萃,对方过于普通平凡,双方门第悬殊过大的,各种让人啼笑皆非、气到郁卒的例子也不少。

    时靖的家境比她高了不止多少个档次,祖上三辈都是知识分子,家境殷实,就算是时靖本人,也算是极优秀的青年才俊,反之是她,父亲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包工头,母亲是普通的家庭妇女,一辈子都没有上过班,唯一一次离开老家还是送她去上大学的时候。

    而她如今也只是一个普通幼儿园的老师,月薪不过四千出头,无车无房,还带着一个私生子。

    原以为时靖父母就算是迫于儿子的病,会对她另眼相看两分,但也绝不是如今这幅情形。

    厨房里准备的菜色,全是她向时靖提供的资料里列出来的,也就是说全都是她爱吃的菜,水果、饮品、饭后甜点搭配得当,丝毫不比外面的高档餐厅差多少。

    孟诗云还特意给小俊烧制了好几个适合小孩吃的营养餐,蒸出来的糕点都细心的做成了各种动物的形状,两人边做饭边聊天的时间里,孟诗云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好似的,那种小心翼翼捧着、生怕她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让司琪有种感觉,她在孟诗云的眼中,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救星。

    这几年的工作生涯,让司琪迅速学会去适应任何新环境,甚至还去学习过如何跟陌生人沟通、如何跟人保持一段长久的交往,如果想要跟人交朋友,让自己能在别人心里留下良好的印象,首先就得善于察颜观色,懂得聊别人感兴趣的话题,赞美一个人的爱好是最温柔讨喜的示好方式。

    司琪为此还特意问了问时靖小时候的事,以表示对时靖过去的好奇,顺便找了几个优点猛夸了一翻,不过孟诗云聊的都是时靖几岁时候的趣事,那些二三十年前的事她如数家珍,每一件小事都能娓娓道来,说的时候表情激动中带着种莫名的悲痛,眼睛隐隐泛红,但极力不想让她看出来。

    听她的语气,小时候的时靖应该是一个很正常的孩子,而且她莫名有点好奇,不知道出身斐然、父母有爱、从小就被喻为神童的时靖,为何会得这种所谓的社交恐惧症?

    不过看孟诗云并不提到时靖初中和高中的事情,他生病的时段应该是这两个时期。

    司琪心里虽奇怪,但也没有表现出来,见孟诗云一直明里暗里打量她的神色,颇有忧虑之感,她便微笑:“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时靖也很好,安安静静的,一看就是那种很可靠的人,而且他愿意接受小俊,我很感激他,也希望这辈子跟他携手到老,共度余生。”顿了顿,她捋了捋了头发,故作不好意思的说:“他就是太瘦了,最近我在苦练厨艺,想把他养的胖一些。”

    孟诗云激动的根本说不出来话,只是不停的点头,不停的点头,等最后一个汤下锅了,她一连迭的把司琪赶出了厨房,让她去二楼叫时靖下来吃饭。

    客厅里,时均翰正跟司小俊围着书桌下象棋,这是小俊最近刚学会的,棋瘾正大的很,刚好时均翰平时也颇爱棋道,只是他没想到一个六岁的小孩子竟然也能把象棋下的有模有样,一时也兴趣盎然,根本顾不上厨房那头的热闹。

    黑色的木质楼梯通往二楼,楼上安安静静,走廊幽深寂静,只有最里面的墙顶一盏影灯,照的整个二楼影影绰绰,阴森又清冷,颇像那晚他们相亲的咖啡厅,司琪突然有一种感觉,时靖会选那家咖啡厅,也许就是因为环境相似。

    走廊两边有好几个房间,全都关着门,时靖的妈妈说最里面的房间是时靖的,司琪犹豫了下,上前敲门,门并未锁上,里面亮着昏暗的灯。

    她站在门口,等了两分钟,还是无人开门,只好摸出手机给时靖发短信,只是同样没有回复。

    无奈之下,她只好推门进去,大概是对整个别墅的装修风格都有一定的认知了,看着眼前这个暗黑系风格的房间她并没有觉得诡异,她只是觉得这个房间好像太简陋了一点,一张大床,床头摆着张书桌,一把木椅,另外三面墙全是到顶的书柜,里面同样塞满了书籍,她仰头看着密密麻麻的书,不由有些惊叹。

    这人到底是有多爱读书,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书店。

    大概是书柜封住了窗户,除了一盏灯,没有半点光线透进来,显的很阴冷。

    靠墙的地方有一个小门,里面是一个衣帽间,半开的衣柜门,清一色的黑衬衫和黑西装,整整齐齐的挂了一排,另一个柜子里挂的是卫衣和休闲装,颜色依旧单调乏味的黑色,偌大的衣柜,完全找不出半件非黑色的衣物,这人把对黑色的偏爱简直做到了极致,称他是黑暗使者,一点也不夸张。

    司琪挑了挑眉,退了回来,靠在书柜上又给时靖发了条短信,然后百无聊赖的围观三面书柜里的书,她并没有动手,只是凑上去打量书脊,基本她能看到的书全都被翻烂了,书脊很多都有明显的磨损,有的书角都开始泛出古旧和黄色,时靖看的书很杂,军事、历史、小说、法律什么的都几乎都看。

    靠近床的那一排书柜里,全部放着探险、盗墓和灵异小说,《鬼吹灯》、《盗墓笔记》、《藏地密码》这些网络小说竟也有两大排,全都是翻过的,没想到时靖这个人竟然也喜欢这种神神鬼鬼怪怪的小说。

    不知不觉踱到书桌前,桌面上摊着莫泊桑的《一生》,已经看到最中间的位置了,一支黑色的钢笔夹在中间,桌角上堆着几本原版的《冰与火之歌》,封面也有折痕,想来同样都翻过很多次。

    在靠床的那个角落放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一片干枯的枫叶夹在书页间,司琪细看了两眼,好像是上次去凤台山回来时,小俊和元元送给时靖的礼物,他们两个小家伙亲手拾的枫叶,没想到他竟然还留着。

    那一刻,她没抑制住好奇,轻轻凑上去翻开了笔记本,想抽出那枚枫叶看看究竟是不是当初他们从凤台山拾的枫叶。

    据说这枚枫叶是小俊和元元公认最好看的那一枚,外形神似一颗爱心。

    司琪左瞅右瞅,终于确定这就是他们在凤台山拾的枫叶,没想到时靖竟然还细心的保留着,这让她心里不由微微一动,看着疏离遥远的人,竟然还有一颗少男心,她抿嘴一乐,随手将把枫叶原样放了回来,不过垂下眼的时候她看见了书页上的字,很苍劲有力的钢笔字,墨水力透纸页。

    “他安息了

    尽管命运多舛

    他仍偷生

    失去了他的天使他就丧生

    事情是自然而然的发生

    就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

    ......”

    这几句话出自于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司琪上大学的时候,由这部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刚好在中国上映,她一连看了好几遍,后来又去看了原著,对这几句颇有点印象。

    没想到时靖正在看这部小说,竟然还把这几句话挑出来写在笔记本上。

    来不及细想,搁在一边的手机亮了,司琪被吓了一跳,有种做坏事被人抓住的窘迫感,她慌忙把枫叶原样夹回书页里,拿着手机远远退到门口,这才惊魂甫定的打开手机,上面只有一句话:“稍等,马上回来。”

    司琪赶紧回了个好字,然后拉开门,站到门口。

    时靖说是马上,果然就是马上,不到五秒钟,他就出现在楼梯口,穿着黑色长袖卫衣,不急不缓的向她走过来,走廊昏暗阴沉,衬的他脸色格外苍白,也许是因为卫衣宽松的缘故,他看着并不像上次那般清瘦。

    “不好意思,阿姨让我上来叫你吃饭,她说你的房间在走廊的最里面,我敲门发现门没有关,又没有人回应,短信也没有回复,所以我冒昧进去了。”司琪见时靖推开门,就在门口顿住,应该是发现房间有人进去过了,忙面红耳赤的开口解释,心里恨不得挠自己一爪子。

    时靖默了两秒钟,侧头看了她一眼,径直走了进去,从书桌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过来。

    司琪:“这是?”

    “莫闻澜说礼尚往来。”时靖把盒子塞给他,低低应了一声,声音低沉暗哑。

    司琪一怔,礼尚往来?

    他是指上次小俊送他的那枚枫叶?

    她有点想笑,有些忍俊不禁的说:“枫叶而已,凤台山漫山遍野都是。”他送的这个礼盒竟然还是口红套装,品牌是一连串的英文名,对她来说有些陌生,不过看包装,价值应该不菲。

    他送的竟然是口红!

    看他低头敛眉、满脸严肃的样子,真是难为他了。

    司琪只好大方的收了下来,转身往外走:“那下去吃饭吧!”

    时靖看着她故作稳重的脚步,嘴角莫名扬了扬,回手拉上门,沉默的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