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八章我有男朋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周后,陪客户满世界考察的莫闻清回来了,到津城第一件事就是请司琪吃饭。

    两人找了一个以闻煲汤闻名的养生馆,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点了两罐汤和几个青菜,两个小家伙吃完饭就手拉手去儿童游乐区玩滑梯了。

    莫闻清捧着怀茶,默默打量着司琪,好半晌,才笑着问:“进展如何?”

    司琪愣了一下,随后嘿嘿一乐:“挺好的,上周末去见过他的父母,他的家人都很好相处,对我似乎也挺满意,见面的第三天我就收到了他妈妈从长沙寄过来的特产,特别好吃的酱板鸭,昨天他爸爸还给小俊寄了一套定制动物形状的象棋,小俊爱不释手,昨天睡觉都是抱着象棋一起睡的。”

    莫闻清高高挑起了眉,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就说,他爸妈肯定对你特别满意,绝对把你捧在手心里。”

    司琪哭笑不得的捋了捋头发,苦笑:“我现在满心都是负罪感,我跟时靖不过是合作应付双方的家人,他们对我这么好,真让我有压力。”

    “你想太多了。”莫闻清不以为然,啜了口茶,说:“时靖年过35岁,情况又特殊,他爸妈做梦都想他领个儿媳妇回家,至少能有一个正常交往的女朋友,如今你的出现恰好解决了他们全家的困境,时靖不必时时受父母催促,心有愧疚,他的爸妈也终于能松口气,肯定觉得只要儿子能谈恋爱,将来就会有病情痊愈的一天,你何必觉得有负罪感。”

    “可是我们只是合作而已,万一他爸妈知道了实情,岂不是很失望。”司琪叹了口气,说到这儿又顿觉自己好像立场不太坚定,只好又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爸妈看出来的,这可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莫闻清有点好笑的盯着她,想了想,说:“我弟弟大学主修心理学,以前的梦想就是想开一个心理咨询室,替人解决心病,可惜他跟时靖相交多年,都没能治好这位挚友的心里问题,后来才决定将咨询室转给自己的一位学妹,然后替时靖打理森木科技,成为他的代理人。”

    “社交恐惧症有这么严重?”司琪看着她,说:“莫先生不是常说自己是学神,当年在学校是万人偶像,行业楷模,他开咨询室的时候,收费接近天价,提前三个月预约都不一定有空档,这个世上就没有他搞不定的病人?”

    莫闻清被自己弟弟的厚脸皮逗乐了,她捏了捏眼角,笑说:“医生的医术再高明,首先得病人接受。”

    唔!

    司琪有些明白了,社交恐惧症是恐惧症的一种,属于神经症的范畴,很多不明所以的人都习惯将心理疾病归为精神病,然后跟疯子挂勾。

    想要通过心理咨询师解决心理问题,首先得打开心门,把自己的内心世界通通摊开放在阳光下,把那些难以启齿的恐惧、焦虑、软弱和痛苦摆出来供人来来去去的分析,这种感觉无异于让一个贵妇一件件解开自己的衣服,然后毫无遮掩的站在陌生人面前。

    时靖习惯隐藏在黑暗中,这样的人想要让他自我解剖,想必也是难如登天。

    莫闻清见她神色了然,又说:“所以你的出现不管是对于时靖,还是时靖父母来说,都是一个转机,不管你们是不是做戏,只要时靖肯走出自己的世界,能接受跟你相处,能接受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对他来说就是一次生机。”

    司琪这次是真的怔住了,她突然发觉莫闻清把她介绍给时靖,似乎是另有深意。

    莫闻清从大学起就出来开公司,混迹各种场合,早已修炼成人精,见司琪神色有变,便又笑眯眯的说:“他的诉求跟你是一致的,为了安慰父母,不再遭受各种形式的逼婚,这是你们的最终目地,致于其它的你根本不必考虑太多,他的生机会不会真的变成生机,那是他自己的事,跟你毫无关系,你做好该做的就行。”

    这个逻辑很强大,好像让人无法反驳。

    “只要他能接受你,就代表他也能接受别人,你也许只是一个开端,就算将来有一天你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不能再继续跟他合作,他也已经走出来了,以他的条件想要结婚也并非难事,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司琪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正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探头一看,是母上大人的召唤。

    莫闻清意味深长的问:“还不打算跟你妈提提时靖,不怕她再塞十个八个青年才俊让你走流水相亲宴?”

    司琪一脸苦恼:“我怕现在说了,明早就能在家门口看到我妈。”

    莫闻清大笑:“迟早都有这一天的,早见早超生,拖的越久你妈火气越大,现在你们整个家族就你单身,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你,你妈的火气肯定格外大。”

    司琪捏着手机有点犹豫,想了想说:“时靖那个情况,我怕我妈会吓到他。”

    “你想太多。”莫闻一针见血的说:“时靖既然同意跟你做戏,各种情况早就想好了,也就早做好了准备,你既然见了他的父母,他见你爸妈也是天经地义,而且他是一个极其被动的人,你要让他主动,可能要等到下个世纪,所以我的建议是,你要把握主动权,否则这场戏很难演下去。”

    司琪想了想,好像觉得挺有道理的。

    她垂头看着响了又响的手机,终于下定决心,走到门外去接电话。

    “小琪啊,你张姨说他侄子回来了,明早就到津城,他可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我替你约了明天下午见面。”司琪的母亲叫张星梅,是个朴实的中年妇女,只有她一个独生女儿,从小含在嘴里养大的,后来宝贝女儿画风突变,从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变成了未婚生子的单亲妈妈,在她从未想过的人生轨道上一骑绝尘,这几年她投入所有精力想方设法的想把女儿拉回到正途上来。

    她口中的张姨是她姐姐女儿婆婆的闺蜜,刚好有个亲戚从剑桥留学回来,想找一个成熟自立的女人结婚,他并不在意司琪有一个私生子,据说还对司琪的长相工作年纪都相当满意,拐弯磨角的让中间人安排两个见面,这让张星梅十分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催促女儿去见面。

    “妈,我有男朋友了。”司琪一听又是相亲,忙果断的自我交待。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有男朋友…了?”温柔的女音,瞬间变成了女高音。

    司琪把手机拿远了些,轻咳了声,有条不紊的说:“对,他叫时靖,比我大几岁,湖南衡阳人,后来随父母在长沙定居,现如今住在津城,我们认识一年多了,半年前刚确认恋爱关系,上周他爸妈从长沙到津城,我已经见过了,正准备国庆节放假的时候,把他带回去让你跟爸爸见一见。”

    张星梅默了一瞬,问:“他爸妈...见过小俊了...?”

    “对,见过。”司琪知道老妈担心什么,很直接的说:“他们家并不介意我未婚有子,也都能接受小俊,他爸爸还特意给他定制了一套动物象棋,时靖也很喜欢小俊。”

    “那就好...那就好...”张星梅果然开始激动起来,响着电话就能听见她不停走来走去的声音,好像兴奋的心情不知道该怎么排解。

    “对了,他是做什么的,有工作吗?爸妈是做什么的?”她独自兴奋了半天,终于又回过神来。

    司琪揉了揉额角,说:“他自己是开公司的,爸爸以前是建筑设计师,妈妈是高中老师,不过现在都退休了,在长沙居住。”

    张星梅琢磨了会儿,说:“那倒还挺不错的,知识分子家庭,思想应该比一般人开明一些。”

    “妈,我在跟朋友吃饭,国庆节我们一起回去看您和爸,您有问题咱们到时候再说。”司琪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跟爸爸不用再为我担心了,我现在过的挺好的。”

    张星梅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司琪默了默,便挂了电话,在门口吹了会儿风,字斟句酌的给时靖发了条短信,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以她老妈的个性,得知她有了男朋友,最迟三天肯定就会杀到津城来,她还是早通知为妙,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看样子是招了?”莫闻清观她神色,心中就有了答案,笑说:“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司琪实在笑不出来,捏着手机反反复复的看,差不多过了五分钟,时靖的短信才回过来:“我知道了,我会准备礼物。”

    额!

    “礼物就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司琪忙又回过去。

    可惜短信如石沉大海,再无回音。

    她又等了会儿,还是没有消息,只好挫败的把手机放在桌上。

    莫闻清一听,就耸耸肩,说:“既然他说要准备,你就随他准备呗!合作就得有合作的诚意,你已经先一步上门了,他再不表示下诚意,也说不过去啊,合作得有来有往才能长久嘛。”想了想,她突然又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他那个人独来独往,偏安一隅,好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倒想看看他能准备出什么样的礼物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