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想要幸福 > 第二十章 错位的体验感

第二十章 错位的体验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闻澜伸了个懒腰,慢吞吞的起身,慢吞吞的往门口走,边走边念经似的说:“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拯救你,只有你自己,时靖,想要收获,就必须要付出,这个道理你在七岁的时候就懂了。”

    话落音,他也刚好拉开门消失。

    等楼下也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时靖才闭了闭眼,将书放到一侧的桌上,拿起笔记本电脑搁在腿上,搜到津城市幼儿园舞蹈大赛的视频,点击率最高的正是弘文幼儿园中二班的剧情舞《大山里的音乐》,七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朋友,带着自制的二胡、笛子、手鼓,还有两个小朋友甚至抱着一个瓷盆和六个瓷碗,诺大舞台只能看见她们自信的舞姿,还有悦耳的音乐。

    积极向上的主题,别出心裁的剧情,别树一帜的舞蹈,中二班毫无悬念的获得了特等奖。

    可从头至尾,司琪都没有在视频中露过面,负责带领小朋友们上台表演和台下准备的是另一位叫王晶的女老师,最后颁奖时编导老师也成了中二班的全体老师,并没有提到司琪的名字。

    时靖无限循环着视频,直至日暮西山,才摸出手机想给司琪发条短信,可惜删删改改,磨*蹭了大半个小时,最终只发出一句:“你周末能来我家吗?”

    发完短信他立即将手机反扣在桌上,关上视频,再度拿起书,勉强将视线凝在书本上,指尖不停捻着书页,半晌才极慢的翻开一页,看着纹丝不动的眼角却不停的瞟向手机,一眼,两眼,三眼...

    十分钟后,手机终于震动了一下。

    司琪的回复也是超极简单:“好,那我下午过去。”顿了片刻,她又发来一条短信:“是叔叔阿姨过来看你啦?”

    时靖浑身一僵,死死捏着手机,脑子里好不容易堆积的勇气瞬间烟消云散,他垂下眼,盯着手机上的字,又犹豫了很久,他才极慢的回了一个字:“嗯。”

    这次司琪回的很快:“那我知道了,周末见。”

    今天是周四,还有两天就到周末了,时靖看着手机上的日历,莫名的竟有丝雀跃,然而转念想到自己撒的那个谎言,整个人又犹坠冰窖,他起身将遮的严严实实的黑色窗帘拉开了一条缝,外面夕阳西落、暮色四合,可他脑子里千头万绪,根本不敢直视窗外那炫丽的阳光。

    十七年来,司琪是第一个接近他的异性,也是他从自己的黑暗世界里走出来后,遇见的第一个异性,他原本没有太多期待,只是不甘永远就在地狱里沉*沦,所以他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用了各种医疗手段来强迫自己将那些焦虑、抑郁、恐惧、强迫通通压制在心底最深处。

    他想要活下去。

    他没有想到会遇上司琪。

    虽然相处不久,但从任何角度来看,司琪都是个极好的人,为人乐观又爽朗,任何时候都能舍身处地的为别人考虑,知道他有社交恐惧症,第一次见面就刻意避开视线,第二次见面就主动提出去郊外野炊,见他的父母时,主动积极的获取好感,而轮到他见家长时,她又想方设法让他避免难堪。

    跟她在一起,他有种错位的感觉,自己反倒像个女孩,被她照顾的密不透风,颇有种受到无限宠爱的甜蜜感。

    这种错位,竟让他心生中隐隐生出不舍。

    津城市幼儿园舞蹈大赛,实打实又让司琪成了回弘文幼儿园的红人儿,毕竟《大山里的音乐》是她一人独自编导的,小朋友们弹奏的乐曲是她亲手写的,所有的训练都是她一人负责的,虽然是临危受命,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能拿出这样的好成绩,着实不是一般的了不起。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她带着孩子每天下课后加训半个小时,每个周末都会格外抽出半天的休息时间来练习,连孩子们参加比赛时用的乐器和锅碗瓢盆都是她自己准备的。

    没想到最后,带队去市里参加比赛的时候,她却推掉了,从头到尾都没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公众场合。

    “司老师,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园长祝绪芳苦心婆心的劝道:“这次的舞蹈大赛中二班脱颖而出,每个孩子的表现都太惊人了,不但我希望你能带一个舞蹈班,连很多家长都在联名提议,再说舞蹈班也不需要天天上课,属于课外兴趣班,每周只上两天课,周六下午上课三小时,工资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司琪眯眼笑了笑,看似没心没肺,但还是相当固执的拒绝了这个提议:“园长,我对舞蹈其实并不精通,这次只是误打误撞,剧情舞的来源我是看了网上的一个报道才受到启发的,编舞时中三班的谢敏老师也有份参加,而且她对舞蹈情有独钟,她比我更适合带这个舞蹈班。”

    “怎么会不精通?”园长推了推眼镜,和风细雨的说:“小司啊,你可不要忽悠我,你对舞蹈有种独特的理解,这个我能感受的出来,那些评委也能感受出来,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而且你还精通音乐,唱歌弹琴打鼓都是信手拈来,连一个普通的瓷盆和瓷碗都能打敲打出那么美妙的音乐,你不要妄自菲薄。”

    司琪脸的笑有一瞬间的凝滞,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我教乐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舞蹈我真的无能为力,园长要不你还是考虑考虑其它人选吧!”

    园长扶着眼镜细细看了看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是家长送孩子来舞蹈班都是冲着你来的,你要不带舞蹈班,这个班可能就成立不了,而且很多家长还希望你能带着孩子们参加明年央视举办的全国舞蹈大赛,这次的剧情舞是很有希望得奖的,你这么年轻,拼一拼也是有益处的。”

    “那个...不好意思...”司琪挠了挠头,几分不好意思的笑说:“我妈一直催着我结婚,最近刚有了男朋友,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做这件事,实在抱歉,而且我还要照顾小俊。”

    园长闻言,也只好又叹了口气,退了一步说:“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现在离新学期开学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司琪默了一下,转身出去,没想到视线不经意的一瞟,恰好看见桌角摆着的那本鲜红的证书,这抹亮色像一根细小却尖利的刺,蓦地刺进了她的心里,无法言喻的隐痛如潮水般从心底暴涨,早被她强压*在心底的那些过往和难堪,瞬间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几乎让她有些仓皇的逃离了办公室。

    直到出了园长办公室,她才用力深吸口气,将那种窒息般的隐痛再次弹压下去,用力拍了拍脸,勉强重新在脸上浮出了几丝微不可见的淡笑,变回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砸不烂、摔不坏、撞不疼的司琪。

    “琪姐,园长是不是让你带新开的舞蹈班?”王晶见她站在走廊里发呆,忙几步跳过来,兴高彩烈的搂住她的肩膀。

    司琪故作若无其事的耸耸肩。

    “那太棒了,我就知道这次咱们班的舞蹈肯定会大放光彩的,只是没想到直接拿了个特等奖,琪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你竟然会编舞。”王晶犹自兴奋不已:“可惜昨天你没去现场,不然也会像我这么兴奋的,参赛的几个孩子家长当场就拉着我的手不放,一个劲的感谢我,还好我脸皮厚,硬是抗下了一大堆感谢词。”

    见王晶喋喋不休,司琪捏了捏鼻梁,忍不住说:“我推掉了。”

    “推掉什么...”王晶还没反应过来。

    司琪笑了下:“我不想带什么舞蹈班,所以我推掉了这项工作,不过我推荐了谢敏,她比我更合适带这个班。”

    “额...”王晶愣了:“为什么呀?你编舞这么厉害,足以秒杀很多舞蹈培训班的专业老师,说真的,琪姐,你以前是不是学过舞蹈?”

    “没有。”司琪立即摇头,脱口而出:“我大学学的设计,跟舞蹈没半毛钱关系。”话刚落音,她又立即察觉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度,忙轻咳了一声,说:“我也是瞎猫遇上死耗子,纯粹运气好。”

    “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异禀?”王晶压根没留意到司琪的异样,依旧是满脸崇拜:“你没去,压根不知道当时的评委对咱们节目的赞赏,其中有一位评委老师说咱们的剧情舞把思想融汇在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旋律里,编舞的人是真正领悟到了舞蹈的精髓,也非常擅于运用舞蹈来表达心中所想,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编导,这次的特等奖其实是给编舞老师的,赛后她还向我们打听过编舞老师是谁,不过我们谁都没说。”

    司琪脸色微微一变,眼睛亦变的有些恍惚,从九岁开始,她就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舞蹈比赛,最初是学校里的比赛,后来是县里、市里、省里,最后走向全国,她曾三次在央视的全国舞蹈大赛中获奖,甚至差点代表学校去参加世界级的比赛,可惜,所有的荣耀、光辉,都在一夕散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