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请拨分机“5” > 第七章 不为人知的生活

第七章 不为人知的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l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2桌用餐的是四位客人,两男两女,年纪与丁冬相仿,打扮都很入时。才刚刚把菜品摆好,靠近丁冬的女客人便嚷了起来。

    “上错了吧?我们要的是蕃茄肉酱意面,你这上是什么?”

    丁冬核实了一下菜单,然后将它展示给女客人看:“您点的是牛肉酱意面。”

    “不可能!”女客人一把夺过菜单,看了眼后,又重新将它丢给丁冬,“肯定是你们弄错了,我们点的就是蕃茄肉酱意面。把这道面端走,给我换!”

    “很抱歉,上过的菜绝不退回,这是‘LaSignorina’的准则。”

    网红店就得有网红的脾气和调性,这是红姨说的,丁冬从来都执行得很好。扔下这句话,她便转身,只留给女客人一个颇有“调性”的背影。哪知女客人也有“调性”得很,上来便捉住了丁冬的手臂。

    “给我回来!上错菜你还有理了,你……”女客人起身来到丁冬面前,满是愤怒的眼睛在看到她后变得惊奇,“你是……丁冬?!”

    丁冬怔住了。

    她一向很少正眼打量客人,每次红姨笑话丁冬脸盲时,丁冬便一本正经地解释:餐厅服务跟Onenightstand的感觉差不多,只要保持一流服务水准就成了,反正不是长久的关系记脸也没用。

    可是今天这位“Onenightstand”却能叫出丁冬的名字。

    “Onenightstand”有着精致的瓜子脸和一头柔顺又极具风情的长卷发,白色高领洋装着大红的唇膏,脸上是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真的是你!你变漂亮了,我差点没认出来!”她的手从丁冬的手臂,转移到了手上,“我们好久没联系了,真是想你呀!”

    “Onenightstand”用力地捏着丁冬的手摇了一摇,神情里满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我们……认识?”丁冬试探性地问。

    “当然!”“Onenightstand”惊叫,指着自己急切地道,“我是萌萌,安萌萌呀!我们从小学就是好朋友,你忘了?”

    安……萌萌?

    丁冬努力地想要记起这个名字和这个长相,但就是想不起来。

    “你是真的不记得,还是假装不记得?”安萌萌的表情,变得意味深长,“不是担心我要你请我吃饭吧?”

    “不,不不……我只是……”

    丁冬急忙摇头,但那个理由,就在嘴边的那个理由,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丁冬,你上班的时间到了!”

    红姨一路小跑过来,接过丁冬手里的托盘,对她说:“我来吧,你快去酒店上班!”

    “红姨”的本名并不是“红姨”,只是因为她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口红也是常年不变的正红,为人豪爽,端庄大气,所以大家都叫她“红姨”。

    红姨很照顾店里的这些年轻服务生,对丁冬的关爱,似乎也比其他人更多。丁冬很喜欢她,对她的照顾自然十分感激。眼下,在这么忙碌的时候还能惦记自己上班的事情,丁冬的心里暖暖的。

    “我差点忘了时间,谢谢红姨。”丁冬这才意识到已经不早了,她略带尴尬地向安萌萌点了点头,挣多她的手,奔向员工更衣室奔去。

    “哎,丁冬,丁冬!”安萌萌想要去追丁冬,红姨身形微动,不偏不倚地挡在她面前。

    不管向左还是向右,安萌萌都绕不过红姨的阻碍,她索性推开红姨,追了上去。可是丁冬早已经不见踪影。

    “您的意面上错了,是吗?”红姨在她的身后微笑着问。

    安萌萌的心思,早已经不在意面上,她略加迟疑,然后低头在包里翻找。很遗憾,她只找到为了补妆而带的眉笔,没找到本子。

    这当然不能怪她,在这个无纸化的时代,现在谁还随身携带本子呢?

    “啊,对了!”安萌萌奔到桌边,抓起餐巾纸,

    红姨默默地注视着安萌萌,看着她用眉笔在餐巾纸上写下一连串的字符。安萌萌的动作里有掩饰不住的急切,当她把餐巾纸递到红姨面前的时候,神情里甚至点着乞求。

    “能请您帮我把这个给丁冬吗?上面有我的微信号和手机号码,请她务必联系我。”

    红姨并没有急着接过来,而是对安萌萌道:“东西我是可以帮你转交,但联不联系你,就是她的事情了。”

    安萌萌怔了怔,继而点头:“她一定会联系我的。”

    红姨接过那张餐巾纸,转身走了。

    “拜托了!”

    望着红姨的背影,安萌萌郑重其事地拜托。

    “哎,萌萌,刚才那个是谁啊,你这么紧张?”跟安萌萌一同就餐的女生好奇地问。

    “一个朋友,”安萌萌喃喃地道,“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

    “18号桌加一份黑椒牛排,八成熟。”

    这时的红姨已经迈着婷婷袅袅的步子来到了后厨,下达命令、指挥员工、监督菜品,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沓。

    做完这些,红姨拿出了那张被她放在口袋里的餐巾纸。

    一连串英文和数字组合成的微信号,还有一个并不十分容易记的手机号码。红姨将它们看了看,然后走到垃圾桶边,轻轻松开手指,餐巾纸就这样飘进了垃圾桶。

    丁冬几乎是赶在最后一秒赶到赫菲斯大酒店打卡的,打卡机发出的“嘀”声伴着数字从“11:59”跳到“00:00”,丁冬松了一大口气。

    “真是辛苦啊,大夜很难熬,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

    门卫李德大叔感慨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袋面包:“怕是赶不上吃夜宵了,吃点这个垫一垫吧。”

    酒店每天为员工们准备四餐,大夜的员工一般在上班前可以吃到夜宵,可是丁冬今天显然享受不到这个待遇了。

    “饿着肚子熬夜可不行啊。”李德的语气如长辈般关切。

    “不了,李叔,我不饿。”丁冬急忙摇头,李德却把面包塞进了丁冬的手里。

    “这是前台一个小姑娘给我买的,上年纪的人哪吃这个?你拿着。”

    丁冬的心里一暖,不由感动地笑了。

    整个赫菲斯大酒店的员工都不免对李德印象深刻,他有着一张满是伤痕的脸。换而言之,不论是谁有着这样一张满是烧伤的脸,都会令人印象深刻吧。

    也许是知道自己的容貌容易引起他人不适,年近五十的李德常常低着头走路,就算去员工餐厅吃饭也是赶在人最少的时候才去。因为酒店破例雇佣了他,李德工作起来格外认真,对于同事们也都相当和善。

    也许,因为感受到太多的凄凉,所以在遇到温暖之后,也想拼命地回报以同样的温暖与善意吧?

    丁冬想着,拿起面包,笑着谢过了李德。

    孙姐和小姜都不在办公室,丁冬翻了翻工作群,今天周末,入住的客人多,要求服务的人也不少。她翻了翻,还好,没有自己负责楼层的服务请求。

    白天的忙碌在此刻放松时化为困意,也许趁这个时候小憩一下是不错的选择。

    丁冬缓缓地靠在了墙边,闭上了眼睛。

    “丁冬!你不记得我了?”

    眼前忽然跳出了那个女孩的脸,她的语气,她惊讶的表情,和丁冬无处藏匿的窘迫纠缠在一起,如此突兀地出现,赶走了丁冬的睡意。

    那个女客人,她的名字,叫安萌萌……

    安萌萌,安萌萌,她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吧?就当时的表情来看,她跟自己好像很是熟识。

    可为什么自己记不起来呢?

    到底为什么?

    丁冬伸手,揉了揉眉心。

    如果说先前她只是身体上疲惫,那么现在,她的疲惫已经深入心灵,直达骨髓了吧……

    “嗡!”

    手机攸地响起,吓了丁冬一跳。

    是对客服务吗?

    丁冬急忙拿起手机,发现发来消息的,是马尔斯。

    “有人托我转发一条消息给你。”第一条消息和第二条消息的间隔时间很短,想来,应该是复制粘贴的。

    丁冬想不出会有什么人会托马尔斯给她转发消息,然而,当第一行字映入眼帘,丁冬的表情便从不以为然变为了凝重。

    信息是1414房间那个自杀的女孩儿发来的。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暂且就叫你服务员吧。我不太擅长与人交际,连称呼都没有新意,抱歉了。”

    “其实应该抱歉的是我的不辞而别,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的。”

    “我原本已经决定了要在那天结束生命的,看着鲜血从血管里流淌出来的时候,我哭了。不是因为失恋,不是因为那个人渣,也不是因为我害怕。”

    “是因为孤独,明明在恋爱,可是在死亡的刹那,我竟是那么的孤独。”

    “幸好,门铃声打破了死寂,你来了,看到你我竟松了一口气。‘如果有人在的话,起码我就有勇气面对死亡了’。当时的我就是这样想的,很傻吧?”

    “你救了我,谢谢。由于家人的关系,我不能面对面的向你道谢。但……我会永远记得,那种被驱逐了孤独的温暖。”

    “生活给予我们的难,别人无法懂得,但请放心,我会好好生活的。”

    “你也会吧?”

    丁冬紧紧地握着手机,紧紧地。

    心头泛起的,已经不能再用“五味”或是“百感”所能概括。

    生活给予我们的难,别人无法懂得……

    是啊,各人都有自己的涅槃与艰难,他人又怎么会懂呢?

    可就算不为人所懂,就算独自孤独,也仍要好好地生活,好好地走下去,向着每一个明天,向着希望。

    “等等!”

    忽然,丁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重新点亮手机屏幕,紧紧地盯住了手机。

    “是因为孤独,明明在恋爱,可是在死亡的刹那,我竟是那么的孤独。”

    “幸好,门铃声打破了死寂,你来了……”

    这位客人的意思是,自己按响的门铃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

    可是那通电话,那通叫服务员前往1414房间的客房服务电话,难道不是她自己打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